首页 排行 分类 完本 书单 专题 用户中心 原创专区
笔阁书屋 > 历史 > 承包大明 > 第三百零九章 我要去卫辉府

承包大明 第三百零九章 我要去卫辉府

作者:南希北庆 分类:历史 更新时间:2020-01-14 19:19:18 来源:麻雀阁

古语有云:木秀于林,风必摧之。

可见在中庸思想中,优秀不代表好,这是一句大实话呀!

什么人最讨厌?

当所有同学都考六十分,你却考了一百分时,你就是最讨厌的。

当周边全是单身狗,而你却左拥右抱时,你就是最讨厌的。

如今的卫辉府就是最讨厌的,人家得生活是一日不如一日,你丫的生活倒是越过越好。

故此关于卫辉府如何与周边州府相处,还真是一个问题,要是不处理好,可能会生出许多麻烦来,王家屏他们都是慎重以待,可是郭淡这厮却还是一味的嬉皮笑脸,张口就来。

王家屏就直接让他出去。

就你这个态度,还有谈的必要吗?

待郭淡出门之后,王家屏便道:“这小子的态度有些怪异啊!”

许国点点头道:“我也早就察觉到了,他似乎并不想跟我们商量。”

方逢时抚须笑道:“我想是因为他觉得不需要向我们交代什么,他只需要向陛下交代就行了,换而言之,他也不希望我们过多干预卫辉府的事务。故此我认为,关于卫辉府与周边的事务,咱们索性就不管了,让他自己出处理吧。”

许国皱眉道:“这如何能行,卫辉府的情况极为特殊,周边州府肯定也不知道该如何跟卫辉府打交道,这需要朝廷从中调和。”

方逢时摇摇头道:“我们自己尚未弄明白,这卫辉府里面暗藏的玄机,又如何能够调和卫辉府与周边州府的关系。我们若是做多了,要是出什么事,到时郭淡还会将脏水泼在我们身上,那小子可是狡猾的很,我们这回过来,他说话可都是滴水不漏,说了跟没说一样。”

王家屏稍稍点头,道:“我觉得方尚书说得很有道理,关于郭淡的‘契约体系’,我们尚未完全了解,贸然干预,只怕会适得其反,话说回来,我们是刚好遇上这事,倘若我们没有遇上,不还是需要郭淡自己去处理,如果他需要朝廷帮忙,那他自然会上书陛下。”

说到这里,他稍稍顿了下,又道:“而且,卫辉府的存在,也能令其它州府好好反省反省,若非逼不得已,这百姓哪里想背井离乡,他们若还一味的得过且过,不关心百姓的生计,当地百姓迟早都会跑到卫辉府来的。”

许国、姜应鳞听罢,不禁稍稍点头。

.....

那边郭淡回到温泉阁,张诚刚刚吃完饭,见郭淡回来了,便问道:“你们谈得怎么样?可有商量出对策来?”

郭淡摇摇头道:“不知道,我被他们赶出来了。”

“啊?”

张诚郁闷道:“你又得罪他们呢?”

郭淡一脸委屈道:“没有啊!我都没说几句话。”

“得了吧!你一句话都可以将人得罪干净,说几句还得了啊。”

“.....!”

郭淡无言以对。

张诚挥挥手道:“你别给我打马虎眼,这事你到底有没有想好怎么处理,还是你寄望于朝廷来帮你处理。”

郭淡呵呵直笑。

张诚道:“你笑甚么,你要不愿说,咱家也就不问了,咱家可也不想招这麻烦。”说着傲娇得偏过头去。

“內相误会了。”郭淡赶忙解释道:“如果朝廷要管,那当然是听朝廷的,朝廷若不管的话,我自个也能够处理。”

“你怎么处理?”

“表面上肯定要依法阻止他们进入卫辉府,这样对邻居们也有一个交代。”

说到这里,郭淡呵呵一笑:“实际上当然是根据卫辉府的需求来看,如果我卫辉府需要人力,那就多放一些人进来,如果不需要,那就不放,这主动权在我手里。”

“你还真是一个十足得奸商。”

张诚好气好笑得瞧了眼郭淡,郭淡的意思很简单,我怎么好,我就怎么做,道:“但是你也别将这事想得太简单,你已经得罪了不少人,你要做得太好,人家可都会嫉妒的,而且这还会影响到他们的仕途,到时他们联起手来对付你,你可也不会好过的。”

郭淡收起玩世不恭的笑容,正色道:“最好不要这样,否则的话,他们会死得很难看的。”

张诚嘿了一声:“你这口气还不小啊!”

“他们要是惹我,我就倾家荡产跟他们斗到底,我赌他们输不起。”

“难道又是撒钱?”

“对啊!”

“你小子还真够狠的。”

“我这小身板,若不狠点,不天天被他们欺负。”

“也罢,也罢,你自个看着办吧。”张诚摆摆手,又道:“但是你要记住一点,你倾家荡产没有人管得着,但你可不要把局势弄得连陛下都没法收拾,若到那一步,陛下想保你,也保不了。”

郭淡道:“內相的叮嘱,小子定当铭记于心。”

......

对于王家屏他们而言,这回来卫辉府,绝对是人生中绝无仅有得经历,都没个人招待他们,这就是一次自由行。

郭淡可不会天天跟着他们,他又不是官员,没有这个义务,他继续做他的事,尽量不照面,这照面又能说什么?真的没什么可说得,卫辉府之所以能够成功,就是因为没这些当官的,他怎么也不会去跟大臣讨论,那是王家屏他们说了算,那还要他干嘛。

他就不想跟王家屏他们交谈。

“姑爷,这是信行那边刚刚送来的,是关于新乡县农业的信息。”

“嗯。”

郭淡接过辰辰地上得资料,快速的浏览的一遍,然后从箱子里面拿出一张图表来,将数据填了上去,看着图表,认真思索着。

他办公得风格,就是一派资本家得作风,天天在房里看数据,那信行的人已经先他一步抵达这里,如王哥等人就是被信行收买的,当然,对于信行而言,他们主要得任务还是收集数据。

而这些数据,就是郭淡管理卫辉府的主要手段。

“这农业占人力还是太多了一点。”

郭淡突然皱了皱眉,自言自语道:“如今商业刚刚起步,如此分配还算是比较合理,倘若商业得到进一步发展,那就必须从外面吸收劳动力,可是人口增加,又会增添农业负担,看来还是得及早从江南那些大地主手里购买足够的粮食储备。”

说着,他又向辰辰问道:“关于招聘告示,办得怎么样?”

辰辰忙道:“我们都是派快马去送的,估计已经送到江南地区。”

郭淡点点头。

想要改变这种情况,首先,购买粮食,其次,就是改进生产力,这就需要人才。

忽听得屋外有人道:“郭校尉在屋吗?”

“在。”

“童队来了。”

“快快有请。”

郭淡一边说着,一边将桌上的资料收拾了一下。

片刻之后,童笠来到郭淡的套房内。

“童队请坐,请坐。”

待童笠坐下之后,郭淡又递上一杯热茶。

童笠将茶杯放在边上,道:“我今日过来,是想问问,关于其门镇一事,你打算如何应对?”

郭淡稍稍迟疑了下,道:“王大人他们没有说么?”

童笠摇摇头,又道:“我是奉命来此帮助你的,我们锦衣卫只听从陛下的命令,他们无权命令我们。”

“也对!”郭淡呵呵一笑,道:“而我也是奉皇命来此管理卫辉府,我的任务就是振兴卫辉府,什么对卫辉府有利,我就怎么做。”

童笠疑惑得看着郭淡。

郭淡道:“我会让贵公公去周边走一圈,告诉那些县官,我们卫辉府将阻挡那些百姓进入卫辉府,但同时我也会派人去那边专门招收一些我们卫辉府需要得人才。”

童笠沉吟少许,稍稍点头道:“我会让吴观生和陈旭升负责。”

郭淡笑着点点头。

以目前卫辉府的粮食储备,供给境内的百姓都已经是咬着牙在支撑,这时候不可能放太多人进来,而且暂时也不需要,但若是精英的话,那还是非常需要的。

郭淡对外政策,就是将工匠、技师等人才都弄到卫辉府来,他在京城也是这么干得。

......

与充满铜臭味的卫辉府不同,上海县是充满着书卷气息,街上随处可见一些书生讨论试题,研究学问,亦或者切磋诗画,说是人杰地灵,毫不为过。

“哟!三位秀才来了。”

只见三个书生打扮得青年来到一家四宝店,最年幼的不过二十五六,年长也不过三十出头。

店内的掌柜急忙迎了上去。

“掌柜的,我们想买一些笔墨回去。”

那年长的书生向那掌柜的言道。

那掌柜立刻拿出一些笔墨供他们挑选。

很快,他们便挑的一些笔墨,那掌柜的见他们需要的数量,比往常要多不少,于是问道:“三位买这么多回去?莫不是要出远门?”

“我们马上就要去太平府参加乡试,故而多备一点。”

“哎呦!我在此预祝三位高中。”

“多谢,多谢。”

那年长的秀才突然回过头去,看着站在后面那位最年幼秀才,只见那年轻秀才正捧着一本书看得入神,他走过去,往书上一瞧,轻声喊道:“子先。”

“啊?”那年轻的秀才抬起头来,道:“董兄。”

那姓董的秀才将他手中的书拿过来,正是一本《九章算术》,道:“子先,乡试在即,你应该多多温习试题,或者与乡试有关得书籍,而不是看这种书。”

另一个秀才也走过来,道:“玄宰说得对,目前我们还是要以乡试为重,这杂书看多了,反而无益,快些过来选好要用的笔墨,我们待会还得一块去温书。”

被唤作子先的年轻秀才讪讪一笑,来到柜台前,也没有怎么挑选,全部都是选最便宜的。

那掌柜的包好之后,便递给那年轻秀才,“徐秀才,一共二钱银子。”

“二钱?”

被唤作徐秀才的年轻人不禁抓了下腰间得钱袋,面露尴尬之色。

那董秀才拿出二钱银子来,递给那掌柜的,又向徐秀才道:“我先帮你付,你到时再拿给我。”

徐秀才顿时满脸通红,拱手一礼道:“多谢,我回家便立刻取给你。”

“不急,我们快些走吧。”董秀才微笑道。

正欲出门时,徐秀才突然停住脚步,看着门边上贴着一张告示。

其余二人已经出得门去,见徐秀才站在那里,于是又折返回来,站在徐秀才身后,看着那告示。

“卫辉府招聘农业、水利人才。”

“一年至少可得一百两得酬劳。”

.....

徐秀才看完之后,突然回到店内,向那掌柜的问道:“掌柜的,门口告示是谁贴的?”

“是我贴的,我也没有办法,如今但凡出售五条枪的画册,都必须贴上这告示。”

“上面写着得都是真的吗?”

“都是真的,你瞧,上面可都还有卫辉府的官印,那送画册来的人,还让我帮他留意一下。呵呵,不过你已经是第十五个这么问的,就那酬劳,可比大多数官员的俸禄都要高,真是难以令人相信。”

徐秀才听罢,突然拿起刚买的笔墨,便往店外走去。

“子先,你去哪里?”

“二位兄长,我突然有点事,不能与你们一块去温书了,真是抱歉,钱的话,我待会会送你家的。”

“不用麻烦,下回见面时,你再拿给我也一样。”

......

那徐秀才出得南城门,来到郊外得一个非常简陋的农家小院。

此时,一个上年纪的妇人正坐在院中织布,忽见儿子回来了,不禁道:“光启,你怎么回来了,你不是说下午要跟其昌、继儒他们去温书吗?”

此秀才姓徐,名光启。

“娘,我有点事,待会再跟你说。”

徐光启急匆匆去到后面的菜园,蹲在一小方土前,低头注视着那翠绿的叶子,嘴角露出一抹微笑,眼中绽放光芒。

过得一会儿,那妇人走了过来,道:“光启,你怎么又跑这来了,你马上就得上太平府参加乡试,你应该多温书才行,这菜园娘会照顾得,娘的身体已经好的差不多了,况且你种的这瓜,又没法吃,你爹上回都差点将这给挖了。”

徐光启站起身来,道:“娘,我不去太平府了。”

那妇人错愕道:“那你要去哪里?”

“我要去卫辉府。”

目录
设置
设置
阅读主题
字体风格
雅黑 宋体 楷书 卡通
字体风格
适中 偏大 超大
保存设置
恢复默认
手机
手机阅读
扫码获取链接,使用浏览器打开
书架同步,随时随地,手机阅读
收藏
换源
听书
听书
发声
男声 女生 逍遥 软萌
语速
适中 超快
音量
适中
开始播放
推荐
反馈
章节报错
当前章节
报错内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节列表 下一章 > 错误举报
//百度推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