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排行 分类 完本 书单 专题 用户中心 原创专区
笔阁书屋 > 科幻 > 侍妾虐渣宝典 > 第五百四十一章 宝马香车

侍妾虐渣宝典 第五百四十一章 宝马香车

作者:百媚千娇 分类:科幻 更新时间:2020-02-02 06:58:57 来源:明智屋

进了上京,夜放便率先打马进城去了。叮嘱车夫不必着急,只消慢些行就好,免得颠簸。

花千树突然就变得近乡情怯,忐忑起来。一时间不知道如何面对过去的那些人和事。

尤其是花千依,曾经自己视若唯一至亲的妹妹,面对她的时候,自己又应当是怎样的态度。

原谅,谈不上,即便她有一千一万个给自己开脱的理由,即便她花千树不再恨她,心里也已经有了永远都打不开的死结。

小花生在即将抵达城门,有行人络绎不绝的时候,便兴奋起来,扒着窗口叽叽喳喳地说话。

他激动地扭脸,眼睛里闪烁着星星:“娘亲,你听,好热闹,是不是有猴戏?我们停下来看一会儿好不好?”

花千树心不在焉,只是敷衍着应声。

他又回身摇着花千树的手:“好多的鲜花,就像是我们在卧龙关一样的漂亮。”

花千树依旧是无精打采地“喔”了一声。

马车已经缓缓地停了下来,车外人声沸腾,格外喧嚣,有乐器齐鸣,声调欢快激昂。

小花生拽花千树的手:“娘亲快看,好热闹!”

花千树漫不经心地抬脸,恰好车夫已经挑起了门帘。

眼前的一幕,令她有些惊呆了。

天色已经略有昏黑。

城门处,鲜花夹道,花瓣铺地,大红的灯笼沿着长街一路迤逦,照得整条路都鲜活亮丽起来。

有烟花燃起,在空中砰然绽放姹紫嫣红,然后缓缓坠落,犹如繁星掉落长河。

一辆红锦装饰的富丽堂皇的雕花马车,就停在城门正中处,四个拱脚处皆悬挂着烫金喜字宫灯,垂着金黄的流苏。车帘撩开,马车里,四壁镶嵌的夜明珠氤氲出淡淡的柔光,折射得锦垫软衾都流光溢彩,直逼双目。

花千树望过来,鼓乐声渐歇,一曲凤萧却高亢起来,直接穿透人群的喧哗。

夜放一身红衣,墨发披肩,自人群后面缓步而出,望着马车上的花千树,浅笑盈盈地将一支凤萧吹奏得如醉如痴。

人群骤然寂静下来,不再纷纷猜疑,而是望着夜放,满脸诧异。

谁也猜想不到,这样的阵仗,竟然会是当朝摄政王大人!只是不知道,马车里的女子是谁?何其有幸,竟然能令摄政王如此温情以待。

许多人翘首踮足,向着马车里张望,争相一睹花千树的风采。

一颗乌溜溜的小脑袋钻出来,瞪圆了双目,合不拢嘴:“爹爹好威风!”

奶声奶气的一句话,却如一阵疾风,在城门口掀起轩然大波!

“摄政王的儿子?都这么大了,从未曾听说过!”

“除了前几年突然失踪的王妃花千树,可从未听闻摄政王再行婚配。”

“他一直都住在皇宫?不是......”话说了半截,识相地闭了嘴。

“看这马车,好像是经过了长途跋涉,难不成是私生子?”

百姓们压低了声音窃窃私语。

花千树“唰”地就撂下了车帘。车帘漾起一阵清风,若是夜放就在马车跟前,肯定就甩在他那张笑眯眯的脸上了。

这是当众给了尊贵的摄政王大人一个闭门羹。

举众哗然。

夜放的箫声也忍不住打了一个磕绊儿,透着心虚。这女人应该不会当众给自己下不来台吧?

车里的小花生也诧异地扭过脸:“娘亲?”

花千树一手揪着领口,就连呼吸都急促起来,面色绯红。他还记得自己当初的承诺,没有忘记自己曾经说过,要凤萧引路,香车宝马,将自己迎进王府。他在自己回京第一天,便如此张扬,兴师动众,是在宣告全世界吗?

女人都吃这一套,逃不脱,男人的花言巧语,费尽心机的小浪漫。

夜放,五年,你学坏了,以前从来都不屑于这些的。

她反正是要进王府的,若是不知好歹,就有点矫情了。只是,你麻皮,你就不能提前说一声么?就让我这样灰头土脸地迈下马车,被京城百姓围观?

就算是我丽质天生,风采不减当年,你也不能让我就这样邋里邋遢地上了你的贼船!

她当着满城百姓的面,甩了摄政王的脸子。摄政王心里是苦不堪言。有什么怒气,咱们能不能回到家里再好生发作?我给你作揖,道歉,赔罪,如何都好。我堂堂一人之下万人之上的摄政王啊。

凤箫声戛然而止。

夜放向着马车一步步走近,小花生按捺不住,探出脑袋来,被花千树一把拽了回去。车帘低垂,拒不露面。

夜放一声苦笑:“夫人,这凤萧我已经勤学苦练了五年,难道还不能打动你的心吗?”

马车里的人一言不发,保持着沉默。小花生压低了声音,大概是伏在花千树的耳根下说话。

外面人群也寂静了下来,大家全都屏住呼吸,望着夜放,不约而同有些紧张。

夜放比他们还要紧张。

“夫人?我们带着花生一起回家吧?”

花千树在车里朗声问:“摄政王大人这是做什么?这样大的阵仗,妾身我和孩子受宠若惊,担待不起。”

夜放是真的没有从她的态度里看出一星半点的受宠若惊。

“你乃是我夜放明媒正娶的王妃,皇上亲封,花生又是我夜放独子,将来的摄政王府世子爷。我宝马香车迎你,如何担待不起?”

你承认就好,当着满城百姓的面,也免得我入了你的王府,还不清不楚,连个名分也没有。

她花千树可以不在乎,但是,小花生这小世子的名分必须要。既然你夜放敢造势,我花千树自然要借势。

算你夜放有良心。

围观的百姓则诧异地窃窃私语,受过册封的王妃只有一人,那就是花家的女儿花千树。这五年里销声匿迹,这是又卷土重来了?而且还带回来一个孩子。

“我还当做五年前的那一场册封,只是王爷为了铲除奸佞的一场谋划。如此说来,王爷是认了?”

“为何不认?我夫人当初为民除害,以身涉险刺杀周烈,身负重伤,与我一别五载,今日阔别重逢,我夜放此生绝不辜负夫人!”

此言一出,又是一片哗然。

京中百姓都只当做,当年刺杀周烈奸贼的乃是花府庶女花千依,将她当做英雄来崇拜。今日夜放当众揭露此事,言之凿凿,众人细想之下,方才恍然。

目录
设置
设置
阅读主题
字体风格
雅黑 宋体 楷书 卡通
字体风格
适中 偏大 超大
保存设置
恢复默认
手机
手机阅读
扫码获取链接,使用浏览器打开
书架同步,随时随地,手机阅读
收藏
换源
听书
听书
发声
男声 女生 逍遥 软萌
语速
适中 超快
音量
适中
开始播放
推荐
反馈
章节报错
当前章节
报错内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节列表 下一章 > 错误举报
//百度推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