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排行 分类 完本 书单 专题 用户中心 原创专区
笔阁书屋 > 科幻 > 侍妾虐渣宝典 > 第五百零三章 令牌是假的

侍妾虐渣宝典 第五百零三章 令牌是假的

作者:百媚千娇 分类:科幻 更新时间:2020-01-19 08:08:29 来源:明智屋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趣阁]

om/最快更新!无广告!

“你个傻孩子,你落到了他的手上,就算是不死,那也要脱一层皮,他摆明了就是设下了圈套,后面肯定还有其他花样,一步步将你置于死地。今日绝对不能就这样乖乖地跟他们走了。”顾夫人寸步不让。

南宫金良阴冷地缓缓扫过众人:“但凡拒捕者,以反抗罪论处,一律杀无赦。”

他如今得谢心澜重用,正是春风得意,一场卧龙关之战,就做到了大将军的位置之上,手握重兵,难免嚣张。尤其是花千树与顾墨之乃是他的一个笑话,今日终于羊入虎口,落在他的手里,怎么可能轻易放过他们?

士兵领命,立即将几人围得水泄不通。顾家人刀剑出鞘,一时间剑拔弩张,一触即发。

花千树冲着南宫金良微微一笑,一脸的从容不迫:“南宫将军,你说我与顾墨之昨夜里夜闯你的房间,盗走了你的腰牌,可否让凤萧见识见识,这腰牌究竟是何模样?”

南宫金良将手中腰牌在花千树面前一晃,冷笑着问:“你又有什么诡计?我知道你凤萧夫人一向诡计多端,层出不穷,但是你要知道,这是在上京,不是你的卧龙关。”

花千树慧黠一笑:“南宫将军难道是害怕我吃了这块令牌不成?”

南宫金良略一犹疑,然后讥讽一笑:“你怕是不知道,这腰牌可是用上好乌金锻造,即便是再锋利的剑也砍不断,削不破,你凤萧夫人虽然是铁齿铜牙,但是想要吃下这块令牌,只怕也是要硌坏你的牙。”

花千树轻轻地叹了一口气,冲着南宫金良招招手:“我有一事相告,还烦请南宫将军你附耳过来。”

南宫金良不忌惮顾墨之,唯独是对于花千树,虽然隔了许多年,仍旧心有余悸,处处提防。因此,花千树这样一说,他反而是后退了两步。

“有什么话不能正大光明地说?本将军素来磊落光明,你有话直说就是。”

花千树再次狡黠地眨眨眼睛:“我说出口的话,我自然是不怕让别人知道的,就是害怕对于南宫将军您不是太好,唯恐给你招惹什么祸事呢。”

探手入怀,摸出一张折叠齐整的纸:“南宫将军的亲笔手书,珍藏了三年,总算还有一点用途。”

正是当初南宫金良在卧龙关亲手写下的认罪书。

他面色一沉,目露凶光,略一犹豫,挥手屏退了身边士兵,然**紧了手中长剑,严阵以待:“你们暂且退后。”

士兵领命,退出三丈,跟前只剩下二人。

“你若是想用这封书信要挟本将军,劝你不要白费心机,此一时彼一时也。”

花千树身子微微前倾,压低了声音:“南宫将军误会,我只是想要提醒将军您一声,这块腰牌是假的。”

南宫金良闻言色变:“胡说八道,这是朝廷御赐的腰牌,可以号令三军,怎么可能有假?”

花千树并不做解释:“是真是假,将军自己心知肚明。而且,私自锻造将军腰牌,这个罪过,还有包藏的祸心,应当也是不小吧?好像比我们两人偷盗这块废铁的罪行要严重许多。”

南宫金良紧盯着她,似乎是在揣摩她话里的深浅。

花千树毫不畏惧,直视着他的目光,笑得淡然宁静,胸有成竹。

“你怎么知道真假?”良久之后,南宫金良终究是忍不住问出口,无疑就是承认了花千树的话。

花千树对此却是拒不作答:“你以为,同样用乌金锻造一块一模一样的腰牌,糊弄了一个不懂官场险恶的小丫头,就可以以假乱真,用来陷害我们吗?南宫将军未免也太看不起顾家人在江湖上的势力。你的一举一动,我们自然早就了如指掌。你确定,这出戏还要继续唱下去吗?接下来如何演,可就未必在你的掌控之中了。”

南宫金良暗自心惊,不敢冒失地多说一个字,再次紧盯着花千树,最终不甘心地一咬牙:“撤!”

士兵们全都感到莫名其妙,不知道自家将军适才还势在必得,如何三言两语之下,竟然就改变了主意。谁也不敢问,纷纷收起手中兵刃,鱼贯而出。

南宫金良走在最后,凶狠地甩下四个字:“后会有期!”

拂袖而去。

花千树这才长舒一口气,手心处已经是一片汗湿。

假如今日之事果真闹腾起来,怕是难以收拾。

同样感到莫名其妙的,还有顾墨之与顾夫人等人。

等到南宫金良离开,花生率先握住了花千树的手:“娘亲,抱抱。”

孩子毕竟是孩子,面对这样的局面,虽然懵懵懂懂,不知道究竟发生了什么事情,但是也能从空气里敏锐地觉察到凝重,心生胆怯。

花千树大惊之后,身上气力都没有多少,顾墨之大手一抄,将花生抱了起来。

“你适才与南宫金良说了什么,他怎么这样痛快地就收兵了?”

花千树轻描淡写:“我只是吓唬他,说那腰牌是假的。”

“假的?”顾墨之微微蹙眉:“你怎么知道?”

她当然知道,因为南宫金良手里的将军腰牌,当初自己父亲佩戴了几十年,她花千树早就熟悉的不能再熟悉。

“这腰牌可不是寻常物件,若是丢失了,同当初那帅印一般,也是要获罪的。他南宫金良虽然将你我恨之入骨,但是他还不敢这样冒险,用真的腰牌栽赃陷害我们。所以,我就诈了他一下。没想到,竟然歪打正着。

私自锻造腰牌,同样也是大罪,而且他诬赖我们偷盗的,不过是一块废铁而已,两相比对,他是个聪明人,怎敢继续冒险?”

她寻了一个高明的借口。

顾墨之不疑有他:“那他会不会再卷土重来?”

花千树苦笑一声,摇摇头:“他肯定不会善罢甘休,但是应当不敢在这腰牌一事上大作文章了。”

顾墨之轻哼一声:“没想到,你我身边,竟然还有内奸,如此轻而易举地就被他南宫金良掌控。”

今日之事,令顾夫人对于花千树是刮目相看。她不得不承认,花千树有勇有谋,的确是如顾家家主所言,乃是难得的人才。

所以,这半晌,她一言未发。

现在听闻顾墨之此言,同样是怒火熊熊:“此事绝对不能就此善罢甘休,没想到,我顾家竟然也有卖主求荣之人。被我查实,看我如何要他好看!”

梨落就站在顾夫人身后,一个字也不敢多言,眸光闪烁,明显是心虚后怕。

花千树意味深长地看了她一眼:“内奸是谁,适才南宫金良已经告诉我了。”想和更多志同道合的人一起聊《》,微信关注“优读文学”看小说,聊人生,寻知己

目录
设置
设置
阅读主题
字体风格
雅黑 宋体 楷书 卡通
字体风格
适中 偏大 超大
保存设置
恢复默认
手机
手机阅读
扫码获取链接,使用浏览器打开
书架同步,随时随地,手机阅读
收藏
换源
听书
听书
发声
男声 女生 逍遥 软萌
语速
适中 超快
音量
适中
开始播放
推荐
反馈
章节报错
当前章节
报错内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节列表 下一章 > 错误举报
//百度推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