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排行 分类 完本 书单 专题 用户中心 原创专区
笔阁书屋 > 科幻 > 侍妾虐渣宝典 > 第二百四十六章 昨夜榴花初着雨

侍妾虐渣宝典 第二百四十六章 昨夜榴花初着雨

作者:百媚千娇 分类:科幻 更新时间:2019-12-05 09:50:26 来源:小说娃

“这会令我有一种金屋藏娇的错觉。”花千树笑着调侃自己。

“本王也正有此意。”夜放抬手一指高台:“那里,就叫青玉台,以后本王喝酒,你跳舞,只羡鸳鸯不羡仙。”

花千树扭脸看青玉台,鼓起了很大的勇气,望着夜放:“想看我跳舞吗?就现在。”

夜放挑眉:“现在?”

花千树点头:“对。”

夜放转身就往一旁的长榻上走去,一撩衣摆,潇洒地坐了下去:“迫不及待。”

一副大爷的派头。这就是与生俱来的贵气。

花千树转身,将罗裙提起,将裙摆一角掖在腰间,缓步步上青玉台,转身冲着夜放妩媚一笑。

夜放手中不知道什么时候多了一管凤萧,凑到唇边,一曲天籁之音划破夜的寂静,直冲云霄。

花千树举手投足就如行云流水,水蛇一样的柳腰舞出令人心旷神怡的节奏来。

许多的记忆如潮水一般汹涌地涌上来,与现在重叠。

她努力将自己蕴藏在身体里面所有的妖娆与魅惑全都展现出来,用自己独特的方式。

夜放坐在长榻之上,痴望着她,眸子变得比暗夜还要深沉,似乎有暗潮涌动。

他突然起身,向着花千树一步一步走过去,脚步沉稳,执着,坚定。

花千树也似乎是精疲力尽,随着一个急旋,跌坐在台子上,浑身香汗淋漓。

夜放丢了凤萧,低哑一声轻笑:“这便受不了了吗?”

花千树气喘道:“许久不曾跳过了,脚下乱了。”

夜放将她轻轻地打横抱起,俯下身子,在她光洁的额前留下蜻蜓点水一般的轻触。

花千树的手情不自禁地攥紧了他胸前的衣襟:“有汗呢。”

“本王喜欢。”

她嫣然一笑:“我自己都嫌弃。”

夜放的声音里充满了魅惑,抱着她转身回去,手臂揽得很紧:“你问过本王,是否嫌弃你。本王今日就告诉你,不管你变成什么样子,哪怕老了,丑了,我都不会嫌弃。本王介意的是,自己那日里醒得太迟,让你一个人承受那么多的委屈。一想到这里,我就恼恨自己。”

花千树的手沿着他的胸膛攀上去,勾住了他的脖子:“一会儿,我想告诉你一个小秘密。”

“什么秘密?”

花千树红着脸,埋进夜放胸前:“一会儿你便知道了。”

夜放轻笑,胸膛起伏:“原来你也有害羞的时候。”

花千树便惩罚一般,伸手在他胸间又掐了一把。

夜放脚下一乱,呼吸突然间便粗重起来,身子绷得很紧:“千树?”

“嗯。”

“我怕是等不及了。”

“等不及什么?”

夜放的声音黯哑而低沉:“我原本想,等到王府修建好了,我要八抬大轿,风风光光地将你抬回王府。可是,我现在就等不及了,想要你。”

花千树的心肝一颤,嗓音里都带着艰涩:“八抬大轿,那是王妃才有的荣耀。”

“我只想给你。”夜放将她放在床榻之上,声音里,目光里,无处不是魅惑。

花千树胸膛起伏,说话的时候,跟着身子一起在抖:“就算是假的,我也信了。”

眸子迷离,红唇娇艳欲滴。

“本王一言九鼎,答应你的,拼了性命也会给你。”

花千树只觉得,现在,她的身,她的心,她所有的一切,已经全都不再是自己的。就像脱壳的灵魂一般,飘飘忽忽,完全不受了掌控,全都被夜放轻易地主导了。

什么前世,什么恩怨,什么担忧,还有什么的欺瞒,隔阂,还有什么谢心澜,什么不及他一句情话来得重要。

夜放是鱼,她是水,鱼儿离不开水,同样,她也需要鱼儿搅乱她这一池死水。

一路走来,小心翼翼,战战兢兢,今夜,便彻底地放纵自己一次。

她紧绷的神经才会松懈下来,沉重的压力才会消弭。

她酡红着脸,紧紧地咬着下唇,不敢看夜放的眼睛。

夜放唇角缓缓绽开一抹惊喜的笑意,唇落下来。

............

起风了。

青玉阁四面门窗全部打开,有曼妙的轻吟从纱帐里钻出来。

有荷花似乎不堪这疾风凌乱,有粉红的花瓣摇摇欲坠,最终掉落下来,飘摇在湖面上,就像一叶颠簸的小舟。

一线月光隐去,天色变得暗沉。府里的亭台楼阁全都隐没在如墨的夜色里。

不知道什么时候,夜雨随着清风从天上掉落下来,敲打着湖面,叮叮咚咚,犹如琴弦拨动。

越来越多的花瓣飘落,在湖面涟漪上荡漾。

荷叶上只剩下光秃秃的一根瘦弱的莲蓬。

花千树第二天醒过来的时候,已经在自己的霓裳馆。

屋子里空荡荡的,夜放已经走了。

外间的雨已经停了,屋檐上的水滴落下来,在青石地上发出“滴滴答答”的声音。

她浑身酸痛,还带着一种清淡的雪莲香气。

她知道,夜放已经给她擦过祛瘀的药膏。可是自己却浑然不觉。

她昨夜里太累,就连夜放是什么时候抱着她离开的青玉阁都没有什么印象,这是要睡得多沉?

目光转动,见窗前条案之上,有一叶宣纸,上面还压着一朵石榴花。

她强撑着起身下地,走到跟前。

那花应当是晨起刚刚从院子里摘下的,花瓣上还挂着晶莹的雨滴。

下面的宣纸也浸染了雨水,上面铁画银钩,写了一首李商隐的诗。

昨夜榴花初着雨,

一朵轻盈娇欲语。

青玉台上解花人,

不负柔情千万缕。

好端端的一首诗,竟然被他轻而易举地改了味道,带着暧昧的意味。

没想到,狂傲清冷的夜放,竟然也有这种附庸风雅的时候。

花千树情不自禁地就啐了一声。

大概,这就是遭遇了爱情的人应有的样子。

目录
设置
设置
阅读主题
字体风格
雅黑 宋体 楷书 卡通
字体风格
适中 偏大 超大
保存设置
恢复默认
手机
手机阅读
扫码获取链接,使用浏览器打开
书架同步,随时随地,手机阅读
收藏
换源
听书
听书
发声
男声 女生 逍遥 软萌
语速
适中 超快
音量
适中
开始播放
推荐
反馈
章节报错
当前章节
报错内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节列表 下一章 > 错误举报
//百度推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