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排行 分类 完本 书单 专题 用户中心 原创专区
笔阁书屋 > 科幻 > 侍妾虐渣宝典 > 第一百九十五章 出师未捷身先死

侍妾虐渣宝典 第一百九十五章 出师未捷身先死

作者:百媚千娇 分类:科幻 更新时间:2019-10-20 07:57:55 来源:小说娃

师父教授过那么多的脉案,全都对不上号。

尤其是,尤其是,这位花姨娘不是据说已经有了身孕了吗?怎么这脉象一会儿死气沉沉,一会儿又跳得欢快,一点也不像!

花千树笑吟吟地望着他,手臂暗中一会儿夹紧,一会儿松开,暗地里捉弄这小徒弟,捉弄得不亦乐乎。看着他鼻尖上的汗珠亮晶晶的,还是个老实孩子。

小徒弟一直摸着花千树的脉沉吟不语,老太妃心里就担心了:“花姨娘这是怎么了?”

小徒弟还没有想好怎么回答呢。

若是据实说,花姨娘的脉象一点也不像是有孕,那可就是推翻了自家师父的诊断,自家师父行医一世,英名在外,怎么可能连简单的喜脉都诊断错误?

若是说她落胎了?这可非同小可,又是极晦气的事情,可不敢胡言乱语。

出师未捷身先死,难道自己第一次逞能,就夭折了?

权衡利弊,小徒弟不得不承认自己学艺不精,为难地起身,冲着老太妃请罪:“请老太妃恕罪,小的学艺不精,花姨娘的脉象有点奇怪,小的无法诊断。”

“奇怪?怎么个奇怪法?”老太妃顿时有点慌了。

小徒弟摇头:“我从来没有见过这样的脉象,所以一时间说不出个所以然。”

“一定是寥寥那个丫头给你暗中下了毒!你自己没有觉察!”老太妃斩钉截铁地道 。

“您别急,”花千树忙不迭地安抚,顺手将那颗李子揣进了袖子里:“原来程大夫给我诊脉的时候也曾经说起过,许是我体内有火气,所以脉象有点乱,但是无碍的。”

“怎么可能没事呢?”老太妃焦急吩咐:“梁嬷嬷,快,差人出府,麻溜的,去请京城里最有名气的千金名医进府,这可疏忽不得。”

花千树又没有来得及阻止,梁嬷嬷已经出去吩咐下去。小徒弟也告罪一并退下去了。

这下又完了,彻底地弄巧成拙,这名医请进来,自己这点小把戏怎么可能瞒得过?

要不,趁着大夫一时半会儿地请不来,自己早点把七皇叔的这个“孩子”卸货了?正好借着寥寥这桩祸事,全都推诿到她的身上,就说自己中了她的毒,然后孩子没保住?

长痛不如短痛,直接现在就扼杀了老太妃的殷切希望吧。

就是不知道,七皇叔得知自己的“孩子”没了,会不会责怪自己“太不小心”了?

不管了,这里一出戏接着一出戏,他却躲着不露面,让她一个人扛,这原本就不厚道,只能先斩后奏。

最起码,若是能骗过老太妃,自己也能少吃一顿板子。

想到这里,花千树就立即咬紧了牙关,弯下了腰。

还没有来得及满地打滚叫嚷肚子疼,被派出去请大夫的婢子颠儿颠儿地跑了回来,还没有进门就兴奋地大呼小叫:“老太妃,大夫请回来了。”

花千树不由就是一愣,人生处处是惊吓啊,这大夫是未卜先知,就候在老太妃的院子门口吗?这婢子大抵还没有出王府的门呢!

老太妃也有点惊讶:“这么快?可不是寻了个摇铃的野郎中?”

婢子摇摇头:“回老太妃知道,是管家正好在门口遇到极善堂的坐堂大夫,就请了进府。”

老太妃方才放心地颔首:“请进来吧。”

花千树这戏就卡了壳,演不下去了。

命令传下去,有蓄着八字胡须的大夫提着药箱,踱着方步,大摇大摆地走进来。

来人身形高挑,穿着一身青布长衫,头上带着青纱帽,标准的郎中装扮,却佝偻着腰,背上像是扣了一个簸箩,压得头也抬不起来,只能低垂着,浑然一副卑躬屈膝的姿态。

进到屋里,放下药箱,恭敬地给老太妃请安,一开口,便惹得屋子里众婆子掩嘴窃笑,毁了这一本正经的严肃口吻,显得更加滑稽起来。

一口别扭的带着棒子碴子混合大蒜味道的山东腔。

山东话听起来豪爽而又实在,令人觉得亲切。

可这个郎中一张口,拿腔拿调,刻意拉长了声,抑扬顿挫,反而不伦不类,说不出的别扭。

老太妃也是一愕,上下打量这野郎中,疑惑地问:“确定是极善堂的坐堂郎中?”

郎中一本正经地道:“俺家祖上五代行医,京中极善堂坐诊十余年了。”

老太妃“喔”了一声:“倒是听过这个名号。只是不知你擅长哪一门?”

“俺爹是带下医(妇科医生),俺娘是谈允贤(明代女医,擅妇科)的后人。子承父业。”

老太妃闻言大喜:“那就劳烦名医给我府上姨娘看一看,她的脉象极杂乱无章,不知道是什么缘由?”

驼背郎中轻咳一声,扭脸望向花千树:“可是这一位夫人?”

“正是。”

驼背郎中直接转身,就冲着花千树走了过来。

花千树是觉得这野郎中怎么看都别扭,可是一时间还真的没有琢磨出什么怪异的味道。眼见他向着自己步步逼近,黝黑的眉毛下,一双眼睛色眯眯的,带着狡黠。

这坏坏的小眼神简直不要太熟悉,花千树差点就脱口而出。

凤楚狂!

他这一身装扮,又串通了府里管家,是要闹哪一样?

像模像样的,竟然骗过了老太妃毒辣的眼睛。

凤楚狂从袖子里摸出一块帕子抖开,罗锅着腰:“烦请夫人伸过手来。”

花千树傻愣愣地就伸出了手腕。

凤楚狂将帕子铺展在她的手腕之上,伸过去三个手指,闭目半晌不语。

此时花千树倒是不慌了,竟然置身事外,揣着看戏的心思,倒是要看你想要怎么演。

半晌,凤楚狂睁开眼睛,轻叹一口气。

老太妃的心顿时就提了起来:“怎么样?”

凤楚狂一本正经地道:“首先要恭喜老太妃,贵夫人已经有喜了。但是......”

“怎样?”

“她体内有一股邪气作祟,在心肺之间始终乱窜,导致脉象不稳。”

“那如何医治?”老太妃急切询问。

“此症对于老夫而言,并非难事,只消针灸膻中医治。”

一边说一边从袖子里摸出两支半尺长的银针!

半尺长啊!穿糖葫芦的签子那么长。

这厮绝对是有备而来,而且是故意的,借此机会整蛊自己。

花千树暗中冲着他磨磨牙:“您确定您手里拿着的这个叫银针?不是筷子?这一针下去,怕是整个人前后都能透气了,就像那撒了气的猪尿脬一般瘪了。”

梁嬷嬷都忍不住窃笑。

目录
设置
设置
阅读主题
字体风格
雅黑 宋体 楷书 卡通
字体风格
适中 偏大 超大
保存设置
恢复默认
手机
手机阅读
扫码获取链接,使用浏览器打开
书架同步,随时随地,手机阅读
收藏
换源
听书
听书
发声
男声 女生 逍遥 软萌
语速
适中 超快
音量
适中
开始播放
推荐
反馈
章节报错
当前章节
报错内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节列表 下一章 > 错误举报
//百度推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