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排行 分类 完本 书单 专题 用户中心 原创专区
笔阁书屋 > 科幻 > 侍妾虐渣宝典 > 第一百六十九章 这是对你的惩罚

侍妾虐渣宝典 第一百六十九章 这是对你的惩罚

作者:百媚千娇 分类:科幻 更新时间:2019-10-12 07:25:53 来源:小说娃

两人你来我往,花千树将自己这些时日所融会贯通的招式一一使出,夜放均轻而易举地化解,待到她黔驴技穷,方才轻描淡写的一招,对着她步步紧逼。

花千树最初还能勉强应对,后来便应接不暇,明显不是对手。顾得了上盘,下盘却被绊了一脚,向着后面跌落下去。

还好夜放眼疾手快,一把抄住了她的手腕,使力一拽,将她拽了回来。

“真笨。”他满脸的嫌弃,一把松开手:“你尚且不是我的对手,而柳江权功夫又不在我之下,你拿什么去跟他拼命?竟然不自量力跑去报仇。”

“我没有,”花千树辩解:“我只是想去祭奠我的爹娘,与他偶遇无法躲避而已。”

“你想去祭奠你父母兄长,为什么不跟我说?非要自己偷偷去?”夜放冷着脸怒声质问。

花千树委屈道:“我曾经问过你,我父母埋葬在何处?可是你不说,我以为你不想让我去。”

“我不想让你去,就是怕你见到柳江权,万一再控制不住自己!那日里若非是我及时赶到,你会怎么做?与柳江权拼命?若是他知道你武功精进如此之多,他还会饶过你吗?

他现在对你好似旧情难忘,那是因为,在他的眼里,你不过只是一个一无是处的花家大小姐,对他构不成任何的危险,所以想带走你,玩弄于股掌。

假如,他知道,你已然今非昔比,甚至威胁到了他的性命,他立即会毫不犹豫地斩草除根。所以,你不要对他心存任何妄想与侥幸。”

夜放所言,都是事实,没有任何夸张的成分。

花千树小声嘀咕道:“当时他想要杀了陈伯灭口,我也是被逼无奈。我需要练到第几层,才可以是他的对手?”

“那日我有意与他交手,你就在一旁,自己可曾看出什么破绽?”

花千树感动于他的苦心,略一沉吟,然后摇摇头。

“那你就算是修炼到第九关凤舞九天,也未必就是他的对手。”

“为什么?”花千树诧异地问。

“因为遇敌交手,比试的,不仅是招式,还有你反应的灵敏度,经验,以及心智等等。你什么都没有,拿什么去跟一个在沙场之上出生入死这么多年的人去比?就像你适才偷袭我,为什么我能轻描淡写地化解?你虽然修炼的是花家独门心法,可以收敛你的凌厉之气,糅合进凤舞九天里,但是,你缺乏应变,而且,一招一式会率先泄露你的攻击方向与意图。”

“那我应当怎么办?”花千树虚心请教。

“自今日起,一天十二时辰,我会派遣顶尖暗卫偷袭你。你必须时刻保持警惕,不然,随时有可能丧命,他们绝对不会手下留情。”

花千树一时间默然。

夜放出声问道:“怎么,怕了?”

花千树斩钉截铁地摇头:“我只是想知道,你为什么帮我,教我凤舞九天?”

凤楚狂曾经说起过,这功夫是夜放费尽许多心思方才到手的。

夜放欺身上前一步:“你想听到什么答案?像柳江权那样的甜言蜜语吗?对不起,本王从来不屑于说......我只喜欢做。至少,你的身体远比嘴巴要诚实。”

花千树敏锐地觉察到了他身上的危险气息,慌张地后退两步,磕磕巴巴地道:“不,不是......”

“不是什么?”夜放挑眉,一伸手就将她圈禁在了自己的怀里,慢慢低头,灼热的气息就喷在她的脸上:“你是在拒绝本王?我记得,你很喜欢,也很热情。”

花千树瞬间心慌意乱,双腿都变得虚软,几乎站立不住,只能软软地靠在他的怀里,双颊赤红,目光游离:“我,我只是想知道......”

话音未落,唇便被严严实实地堵住,然后,唇瓣上传来一阵钻心的疼痛。

妈蛋!他竟然咬人!

花千树痛呼出声,樱唇开启的一瞬间,七皇叔已经乘虚而入,狠狠地扫荡过一圈,便抽身而退。

花千树骤然失去支撑,差点就瘫软在地上。

夜放看着她醉意朦胧的星眸,赤红如火的脸颊,满意地一声轻笑,带着戏谑:“这是对你的惩罚,告诫你,不要轻易相信男人的甜言蜜语。柔情攻势的背后,藏着的,可能就是对你的伤害。而我,适才也给了你反击的机会,可你,在吃亏过后,却仍旧只顾沉溺其中,错失了最好的机会。”

得了便宜卖乖,捉弄自己之后,还一本正经地一通教训。

花千树既为自己这般没出息的反应感到懊恼,又是气愤。

咬牙切齿道:“受教了,你不若换一个人试试?看我能否打得他满地找牙!”

“没人敢。”夜放笃定地道,戏谑地笑笑:“而且,外人面前,不到性命攸关,你千万不要施展你的凤舞九天!”

“为什么?”花千树诧异地问。

“为了保命。”

“凤舞九天会给我带来危险?”

夜放略一犹豫,仍旧是点点头:“不错。”

“那你为什么还要让我练凤舞九天?”

“本王自然有必要的用意,到时候自会告诉你。”夜放淡然地道。

花千树一阵默然。他还是这样霸道,不愿意向着自己解释一句话,只会发号施令。

也或者,他从来就没有对自己百分百信任。

“好。”花千树装作若无其事。

两支红烛终于在最后挣扎了一下之后,归于冷寂,练功房里的光线倏忽间暗沉下来。

外面,老更头已经在敲响三更的梆子。

练功房里一阵安寂。

夜放率先打破沉默:“明日本王会外出几日,不在京城。”

花千树聪明地没有刨根问底,追问他去哪里,只“喔”了一声:“你自己注意身体,尤其是你的旧伤。”

她很想自告奋勇,为他再疗一次伤。

夜放漫不经心地笑笑:“无碍。”

“这旧伤可是上次你遇刺之后,留下了后遗症?其实这两日我一直在奇怪,柳江权如何会知道你有旧伤?那刺客与他究竟有没有关联?”

夜放含糊其辞:“这伤是以前战场上遭遇埋伏留下来的旧伤,伤了元气,所以功力大不如以前。朝廷里有许多人都知道。他们都以为我废了,柳江权才敢这样嚣张,否则,他远远不是我的对手。”

他受伤一事花千树倒是知道的,前世里听他轻描淡写地说起过。不过她并不知道,那次受伤竟然对他造成这么大的重创,甚至影响了武功。仔细回想,好像他的身手比起前世里,的确是弱了不少。

“那还有没有痊愈的希望?”

夜放望着她,略一犹豫,然后玩笑揶揄:“放心,你家夫君废不了。”

一声夫君,有些突兀与陌生。

花千树一时间就不知道应当说些什么。

“那我走了。”夜放薄唇蠕动,说出口,却变了味道:“我希望,等我回来,你还安然无恙。”

目录
设置
设置
阅读主题
字体风格
雅黑 宋体 楷书 卡通
字体风格
适中 偏大 超大
保存设置
恢复默认
手机
手机阅读
扫码获取链接,使用浏览器打开
书架同步,随时随地,手机阅读
收藏
换源
听书
听书
发声
男声 女生 逍遥 软萌
语速
适中 超快
音量
适中
开始播放
推荐
反馈
章节报错
当前章节
报错内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节列表 下一章 > 错误举报
//百度推送